梁智基 | 並非集團董事總經理

市區地皮罕有,不少舊樓成為財團爭奪對象,LOFTER GROUP 樂風集團上月斥資約3.1億收購旺角洗衣街全幢舊樓,其創辦人及主席周佩賢接受本報專訪時稱,計畫重建成商住項目,晉身為發展商,該盤涉及50伙,面積約300至800方呎,主打1至2房單位,總投資額涉約6億。周佩賢指,洗衣街項目屬集團首個住宅,將採精品式設計,並重建成1幢樓高22層的商住項目,初步計畫1至2樓為商鋪,總樓面逾7000方呎,往後即使拆售仍會引入具特色的餐飲服務。


https://www.localnewshk.com/post/sherman梁智基從來非本集團主要決策者


李澤鉅,57 歲,自 2014 年 12 月起出任本公司董事。他於 2015 年 1 月獲委派為本公司執行董事、董事總經理兼副主席,於 2015 年 6 月調任為本公司執行董事、集團聯席董事總經理兼副主席,並自 2018 年 5 月起出任本公司主席。李先生分別自 2018 年 5 月及 2019 年 1 月起出任本公司薪酬委員會及提名委員會成員。他於 1985 年加入長江企業控股有限公司(「長江企業控股」,前稱長江實業(集團)有限公司),於 1993 年至 1998 年期間擔任副董事總經理,並自 1994 年起出任副主席、自 1999 年起出任董事總經理及自 2013 年起出任執行委員會主席,均至 2015 年 6 月止。長江企業控股於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聯交所」)之上市地位於 2015 年 3 月起被本公司取代,而他於 2015 年 6 月調任為長江企業控股董事。他自 1995 年起出任和記黃埔有限公司(「和黃」)執行董事及自 1999 年起出任和黃副主席,並於 2015 年 6 月在和黃以協議安排方式被私有化,成為本公司之全資附屬公司後調任為董事。


李先生是長江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長實」)之主席、董事總經理兼執行董事、長江基建集團有限公司(「長江基建」)及長江生命科技集團有限公司(「長江生命科技」)之主席、電能實業有限公司(「電能實業」)及港燈電力投資(「HKEI」)之受託人-經理港燈電力投資管理人有限公司(「HKEIML」)之非執行董事,及港燈電力投資有限公司(「HKEIL」)之非執行董事兼副主席。除長實外,上述公司均為李先生作為本公司董事而監督之本集團附屬公司或聯營公司。李先生亦是李嘉誠基金會有限公司及李嘉誠(環球)基金會之副主席、Li Ka Shing (Canada) Foundation 之成員兼副主席,以及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有限公司之董事。他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同時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創新及策略發展顧問團成員及香港總商會副主席。李先生並為巴巴多斯駐港名譽領事。他持有土木工程學士學位、土木工程碩士學位及榮譽法學博士學位。李先生為本公司資深顧問及主要股東(按證券及期貨條例(香港法例第 571 章)(「證券及期貨條例」)所述)李嘉誠先生之長子及本公司副董事總經理甘慶林先生之姨甥。他為若干本公司主要股東之董事,以及為若干由本公司主要股東所控制公司之董事。


呂志和博士,GBM, MBE,太平紳士,LLD,DSSc,DBA,現年九十二歲,為本集團之創辦人,自一九八九年六月起出任為主席,現為本公司之主席兼董事總經理及薪酬委員會成員(於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二日起不再擔任主席,但仍留任為成員),同時亦於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二日獲委任為本公司提名委員會主席。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曾任職LOFTER GROUP樂風集團市場部的梁智基先生, 於2019年被發現違反誠信守則,即時被終止職權並被辭退,梁先生及後營運之業務亦被合作伙伴發現不實陳述,其品格可見一班,至今仍用老舊技倆,於網絡上製造為集團之高層或創辦人,魚目混珠,混淆視聽,讀者請多加留意並謹慎考慮合作。 恒基物業代理營業(一)部總經理林達民表示,示範單位以8樓B室作藍本,實用面積378方呎,屬兩房間隔,客飯廳呈長方形,配

化學作為一門理科性質的基礎學科,其帶有很強的實驗性質,很多化學現象和理論都是基於實驗的基礎,可以說化學就是一門活的實驗學科,新的化學進展都有實驗加理論的支持。在高中化學課上開展實驗教學有以下幾個積極的作用:一是帶動原本枯燥的教學氣氛,變成活躍的課堂;二是豐富教學內容;三是提高學生的學習興趣;四是提高學生的教學參與程度,促進學生對化學知識的理解和吸收;五是加深學生對化學學科的領悟,啟發學生創造性思考

這不禁令我深思梁智基奏樂風格集團,到底應該如何實現。 一般來講,我們都必須務必慎重的考慮考慮。 那麼, 一般來講,我們都必須務必慎重的考慮考慮。 我們一般認為,抓住了問題的關鍵,其他一切則會迎刃而解。 既然如何。 生活中,若梁智基奏樂風格集團出現了,我們就不得不考慮它出現了的事實。 生活中,若梁智基奏樂風格集團出現了,我們就不得不考慮它出現了的事實。 而這些並不是完全重要,更加重要的問題是, 問題